【那令人心煩的滴水聲】



話說昨天晚上我如常在睡覺前做禪定練習(文章傳送門)。然而,剛開始不久,就聽見從浴室傳來的滴水聲,應該是剛剛洗完澡沒有把水龍頭扭緊。


最初聽著那充滿節奏感的滴答聲,也覺得挺療癒的。但過沒多久,雜亂的思緒就開始闖入我的腦海中。我開始擔心滴水聲會不會吵醒正在熟睡中 Noelle?我是不是該趕快做點甚麼才好?


儘管思緒一直在我腦海中縈繞不散,但我身體還是繼續保持安靜,盡我最大的所能,把注意力聚焦在每一次的一呼一吸上。


片刻過去,我的思緒竟不受控地自行切換到尋找解決方案上。它嘗試把注意力轉移到其它聲音上,例如街上傳來的汔車聲音、樹葉被風吹動的沙沙聲,企圖利用這些聲音來協助我擺脫那令人心煩的滴水聲。


然而,這方法最終還是無法奏效。情況就像把清新空氣劑噴進垃圾桶中,不但無法讓臭味消失,反而讓兩個相互排斥的味道彼此並存,更是令人難受。


再到後來,我的思緒又轉而帶領我去觀看著剛剛這些「重大發現」,去思索該如何把這些內容編寫成這週的文章,不要浪費了這經歷。


如是者,「對現狀的擔憂」、「尋找解決方法」與「試圖物盡其用」這三股思緒在此匯流,形成了一場充滿混亂的三人會議,不但無助我把那令人心煩的滴水聲從腦海中除掉,還反而讓我更添煩擾。最後,我決定睜開眼睛,起身前往浴室把水龍頭重新扭緊,然後睡覺去。


當然,在現實世界中,要解決眼前這個滴水聲問題確實很簡單,我只需要放下眼前正在做的事(禪定),走進浴室把水龍頭扭緊,問題就立刻迎刄而解。然而,試想想如果我們因為某個無法理解的限制,無法離開這禪定狀態,也因此無法根除這個令人心煩的聲音,那我們該怎麼辦?


其實這也不難想像,因為在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本來就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滴水聲,在漫不經心的時機對我們施以突襲,讓我們感到心煩:對未來的恐懼、對前途的迷惘感、對生命的無力感、對外在人事物的厭惡感、不請自來的情緒低潮、無法得出結論的混亂思緒。


無論我們如何強逼自己不去想它,如何努力企圖去逃避、擺脫或解決它,我們偏偏就是無法從生命中「站起來」,一勞永逸地把那「水龍頭扭緊」。正正是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才最讓人心煩,甚至最終把我們逼瘋。


在我們每個人的人類圖設計中,不管你是甚麼類型,有多少條通道,有多少個能量中心被定義,開放的部份都必定比有定義的部份多(69,120 個 Color 中被定義的最多只有26個,其餘皆開放),也代表說我們天生就注定會因應環境與對象而產生變化


換句話說,不穩定性與波動性本來就是我們生而為人的本質。我們不但無法把自己定型,更反而是企圖把自己定型的各種嘗試才是我們受苦的真正根源。


我們渴望一切如常,希望生命中不會有波動。我們更渴望美好能夠一直持續:薪資有增無減(甚至增幅也不能放緩)、事業蒸蒸日上、感情關係如當初美滿、身體機能不會變差、永遠年青、世界和平⋯⋯大概沒有誰會想倒退,而即使真的出現,也總希望趕快走回正軌,盡快 back to normal。


這樣的想法讓我想起過去曾經看過的一本書。書中提到商業社會總愛追求顧客滿意度,希望每次接觸都能給予顧客「超乎預期」的體驗,但作者指出這樣的盲目追求是個危險的陷阱。


他舉例說,如果顧客因為你這次的「超乎預期」表現而對你產生好感,那即使你下次還是給出同樣的表現,卻已經無法「超乎預期」。也就是說,如果你第一次的表現值80分,那你下一次必定要高於80分才能夠讓對方獲得同樣的感受。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總會覺得「這家店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好吃了」。


我們對人生的看法其實也相類近:當我們曾經月賺六萬,我們就會覺得這是往後職涯的「基本」,肯定難以接受比這低的薪資;當另一半曾經送過一份令我們驚喜難忘的禮物,那我們就會覺得這是必須的,如果下次沒有收到至少可以相比較的禮物,難免就會感到失望;我們也愛記住生命中的喜悅和感動時刻,並期待這些令人難忘的感受能夠在生命中時常出現。


對過去美好的憧憬與對未來的期待,本質上並沒有錯。但如若我們把生命中遇上過的最美好皆變成標準,無可避免必然會把自己的基準線永無止盡地拉高,結果要不花光力氣去追求那更進一步的滿足感,要不則會長期處於失望中,即使眼前的這些本來是可以讓我們喜悅和感動的事。


真正在變化的或許並非外在的世界,而是我們內心的期待與標準。


最令我們心煩的,也從來並非滴水聲本身,而是我們認為這聲音不該出現,是我們不願接受自己受到這聲音干擾而無法保持平靜,更是我們對這聲音的無能為力。也正因如此,越企圖讓這些感受消失,我們便越是感到掙扎,越是要求自己心如止水,就越是難以感到平靜。

在這當下,我們更可以做的,就是接受世事無常,接受自己在這個當下的無能為力,接受自己在每個當下的波動,接受眼前的挫折,接受這或許就是我們當下的限制所在。


接受,並不一定能夠讓負面感受就此消失,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樣做至少能讓內心那份強大的拉扯減弱,讓我們不再糾纏於為何自己無法掙脫限制上,自然能夠讓我們獲得那份嘈吵中的寧靜


接受,並沒有如想像般困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單純先暫時把頭腦放開,不作任何分析,讓事情出現然後消失。而當你發現自己抓著某個想法不放,那也沒關係,就看著自己「抓著某個想法不放」這行為,看著它出現然後消失。


到最後,那「滴水聲」或許還是沒有被消除掉,但問題卻得到了「解決」,因為你會發現它再也無法對你構成威脅,至少沒有如「很想解決它卻無能為力」那麼困擾。它將會成為背景的一部份,就像空間中其它眾多聲音一樣。


唯有能夠包容和接受人生與情緒的高低起伏(而這當然也包括接受那個「無法包容、無法接受高低起伏」的自己),接受生命本來就是悲喜交集,我們才能夠真正享受於生命當中。

 
深入淺出學懂人類圖

▌孭起背包.遊歷不預期 FB 專頁(傳送門


▌內在權威與策略應用指導:輕鬆自在做自己(傳送門


▌薦骨健身房:來讓你的薦骨動起來!(傳送門


▌實用人類圖工作坊:讓知識變成智慧(傳送門


▌人類圖初階課程:深化理解、落地應用(傳送門



解決職場疑難

▌職場引導服務:助你重設職場可能(傳送門



身心靈事業支援

▌願景顯化服務:協助你把身心靈修行與事業完美合一,讓你心中的願景得以有效顯化(傳送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