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順流】



「順流」(Go with the Flow)這字詞聽起來厲害,但不知對大家來說,它真正代表的又是甚麼呢?


有些人覺得「順流」就是臣服,就是讓生命作出引領,面對逆境不抵抗、不掙扎,逆來順受。然而,我們生而為人,本來就有一股改變命運、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渴望,我們真的能夠做到不抵抗、不掙扎嗎?我們真的會就此甘心嗎?至少我不行。


又有些人會把「順流」解讀成順其自然、隨遇而安。相對起剛才的逆來順受,這聽起來確實相對積極,但在實際行為上,大多數情況下卻未見得有多大的差異。說得好聽一點,就是跟著水流走,但說得直白一點,就是讓水流帶領你去飄浮,也就是隨波逐流。生命要我呈現甚麼樣子,我就是甚麼樣子,生命引領我到哪裡,我就去哪裡。


大家還記得我常分享的茶餐廳練習嗎?當年我剛從Immersion回來,正努力嘗試在日常生活中實驗薦骨回應。其中一個練習場地就是茶餐廳。在第一次的練習中,我坐在座位上,一直提醒自己必須等待,所以不可以主動向「伙計」(樓面)招手,但內心卻不禁焦躁不安,一直在想對方到底甚麼時候才會主動過來跟我下單。雖然我行為上看似「順流」,但內心根本已經「水湧堤決」了。


在這種消極主義的底下,往往有著一股深層的不服氣。試想想每當我們說「臣服」或「順其自然」的時候,又有多少次是真心享受這眼前的變化,而不是「被逼積極地接受」這危機與不預期。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疑惑說,那難道我就鼓勵大家應該抗拒生命,與其作對嗎?當然不是。只是我對「順流」二字有點不一樣的解讀罷了。


在我眼中,「順流」的關鍵在於常跟在後面的兩個字「而行」,也就是 Go with the Flow 的 「Go」。換句話說,我們並不隨波逐流,我們也不順流而(滑)下,我們是順流而行。唯有當帶有主動性的行動,與帶有被動性的「順流」相互結合,這陰陽結合才能夠真正產生出那巨大生命力。


以登山健行為例子,順流的意思就簡單如在水淺流緩的地方過河。這看似理所當然,但卻總有人偏偏要在水深流湍的位置過河。可能因為他想要挑戰自己,可能想證明自己很厲害,可能擔心後面的路況更差,可能根本沒有留意過河道的狀況。無論動機為何,結果還是因此而白白浪費了自己的氣力,甚至有機會因此走進不必要的危險中。


當然,他要這樣做,誰都阻不了,旁人也沒辦法說誰對誰錯(畢竟深淺緩急永遠只是比較,所以誰也沒法完全清楚眼前的狀況是較好還是較壞)。真正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帶著覺察渡河?


覺察並非靜止的行為。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還是必須一直前行,才能夠找對最適合的過河位置。相反,坐著不動,河流不會為我們而改變,就正如坐在家中不動,根本無法為我們帶來靈感、回應和改變。而當我們最終遇上這過河位置,我們還是得動身渡河,而無法等待宇宙帶我們過去。


換句話說,順流並非無須用力,而是有意識地選擇在最有效益的點使力。省下來的力氣可以讓我們更享受旅程的其它經歷,也可以儲備下來留給真正的危機時運用。


渡河如是,走路也如是。天氣好、力氣夠的話,就多趕點路;當走得累了,就先找個地方歇息片刻,吃點點心,而無須強逼自己拼命前行。


很多人登山健行,總愛比天數、比距離、比速度。然而,我認為唯一重要的是內心的喜悅。就像我自己就更喜歡在山上慢慢走,好好欣賞風景與拍照。只要按照自己的腳程走路,可能你最終用了比別人多的時間,但你必定會獲得讓你稱心滿意的經歷。


跟隨著內心的節奏與外在環境的變化調節自己的腳步,這就是順流的智慧。

或許你不愛登山健行,但人生跟登山健行不是很像嗎?我們不是也愛比較事業上的成就和財富的多少嗎?我們害怕落後人前,我們總以為擁有更大更多就更好,但卻忽略了唯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


以我經營自己的FB專頁為例,人數雖然一直增長,但相比起他人卻少很多。但我清楚知道自己無須因為看見他人的成就,而強逼自己因此而調整腳步或改變風格。當然我看見別人的粉絲數比我高幾倍,我還是會覺得納悶,但就此而已。我不會因此而改變策略,也不用刻意去寫大家想看的文章。


我當然知道如果我以人類圖專業用詞開題,會更容易被人搜尋到,如果文章寫得簡短一點,反應可能會更熱烈,但這並非我。對我來說,得到知音的欣賞與回饋,遠比人數的多寡重要。


只要先搞清楚自己是誰,或者想成為誰,我們自然能夠順著自己的心流過生活。


然而,就像上面所說,順流重要,但「而下」卻也同樣重要。


守秼待免的故事我相信每個人都聽過。小時候聽的時候,總會覺得這人怎麼這樣笨,竟然天真以為兔子明天會再次出現。然而,長大以後才發現,其實我們跟這農夫根本沒兩樣。我們不也是同樣會因為一次的成功,然後以為依樣葫蘆就可以得到成功嗎?我們不是也每天希望疫情可以快點過去,期待著早日可以「回復正常」嗎?


渴望早日「回復正常」就像站在河邊等待水流變少,並非不可能,但很容易會把一個人的動力消磨殆盡。


如果過了三天水流仍然湍急,那我們還要繼續等下去嗎?如果最終疫情在接下來的五年內仍一直反覆(比起持續的困境更煎熬,因為有著相互交纏的希望與失望),那我們的等待不但只會讓我們這五年的時間白白浪費,更容易把我們的夢想與熱情之火熄滅。守秼待免的他就是這樣餓死的。


我們跟故事中的農夫一樣,真正需要做的就是「而行」。只要我們願意接受眼前的限制,就是我們無法確定明天兔天會來不來,無法確定水流會不會變少,無法確定疫情會不會好轉,而不抱持沒根據的假設,那我們就能夠重新看見眼前最可以做的是甚麼。


只要我們按著自己的節奏一直走下去,那就自然會找到下一個出口,下一個回應,讓我們在不浪費自己生命的同時,仍可找出更省力卻同樣精彩的生命旅程。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也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Living Your Design 人類圖初階課程 】詳情。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