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麥當勞創業故事看45-21通道】



談到45-21通道,不少人都喜歡以 Donald Trump(川普/特朗普)為例子。


確實,擁有這條通道的人天生就像他這樣具有一股非凡的吸引力(無論你喜歡他與否),透過作出「相信我,在一起我們可以成就更多」的承諾並且履行,就能夠讓群眾願意聚集在自己身旁。Donald Trump 2016年的總統選舉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次偉大)」就充份演繹出這股能量的特質,跟只有41-30通道的投射者總統Obama於2008年所喊的「Yes We Can(我們做得到)」明顯截然不同。


然而,前一陣子看完《The Founder》(台譯:速食遊戲/港譯:大創業家)這部電影,卻發現這電影中的故事情節和主角本人(也就是麥當勞的創辦人Ray Kroc),或許才是更適合的例子。


這電影主要講述麥當勞建立與初期發展的故事,簡而言之就是麥當勞兄弟為自己的漢堡餐廳「發明」了一套嶄新的餐廳營運模式(Speedee Service System),而做了幾十年業務推銷員的Ray Kroc一眼就看見其潛能,於是說服了麥當勞兄弟跟他合作,由他替前者開發麥當勞餐廳的特許加盟業務,四出在外尋找適合的加盟主。Ray Kroc最終將「麥當勞」擴張到另一個層次,建構起一個更龐大的商業模式,建立出一個今天無人不知的帝國。


當然,這只是一個簡化版的故事。實情是麥當勞兄弟與Ray Kroc之間曾經出現了極大的意見不合,甚至決裂,並最終以麥當勞兄弟一次性地獲得270萬美元出讓麥當勞連鎖餐廳予Ray Kroc收場。在整個過程中, Ray Kroc(至少在電影中)的行徑極具爭議性和侵略性,看似在欺詐哄騙「善良的」麥當勞兄弟。


當然,Ray Kroc 對以上的說法絕不認同。在他眼中,他才是這整個想法的創造者。沒錯,麥當勞兄弟想到了一套優良的餐廳營運模式,但 Ray Kroc並不認為這是麥當勞真正值錢的地方。


毫無疑問,最初能夠讓麥當勞元祖店成功的核心原因,固然是麥當勞兄弟發明的餐廳營運模式(除了快速化流程外,還除掉多餘的服務與產品,也就是行銷常提到的product rationalization),但這系統是很容易被抄襲的。用行銷的字眼來說,麥當勞的這套模式在當時或許真的具有獨特性(uniqueness)與稀有性(rarity),但相對缺乏防抄襲性(inimitability)。


換句話說,就算當初麥當勞兄弟拒絕與Ray Kroc合作,我相信Ray Kroc也絕對能夠找到另一個可以複製的素材,說到底當時的麥當勞只算是地區性的一股新熱潮。Ray Kroc並不一定要靠這品牌來帶動後來的成功。


在Ray Kroc眼中,麥當勞真正值錢的地方,是它的名字。他說這名字夠響亮,有soundbite,讓人很有夢想的感覺。這聽起來很主觀,也很抽象,但對12號閘門被紅水星啟動的他來說,會對字詞的聲調震頻特別敏感也確實不足為奇。


這當然並非說麥當勞本身不具價值,而只是說當初那「麥當勞」(麥當勞兄弟想呈現的)跟後來的「麥當勞」(Ray Kroc所創建的)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無法相提並論。我們可以說Ray Kroc搶走了「麥當勞」這名字,但無可否認,今天我們所熟悉的麥當勞,絕對是由Ray Kroc而非麥當勞兄弟所建立的。沒有Ray Kroc,麥當勞或許還是會很成功,但大概只會是一家很受歡迎的在地小店(而這才是麥當勞兄弟真正想要的事情),而絕非今天的帝國。


Ray Kroc他真正在賣的,並非麥當勞的這套營運模式,而是整套「特許加盟業務」商業模式,也就是他口中的「Concept of Winning」。在Ray Kroc眼中,麥當勞兄弟根本是拿著(甚至硬霸著)一塊寶石卻不懂好好利用,「那既然你們不懂得用,又要死拿著它,那就別怪我用盡一切方法把它搶回來。就看我如何把它真正的價值打磨出來吧!」(順帶一說,他另外也把他其中一個加盟主的老婆「搶了回來」。)


這樣的做法聽起來很狂妄很霸道,但當我看完他的設計以後,就大概明白到他的動機在哪。


Ray Kroc 一整天下來都是一名直覺權威顯示者(人生角色可能是2/4、2/5或3/5),擁有45-21、16-48和28-38三條通道。

他確實把他身上的「職場微特質」運用得淋漓盡致。在招攬加盟商的過程中,他特別善於銷售夢想、生命意義和「有錢大家一起賺」的想法(41號閘門、28-38通道、45-21通道),並輔以動聽且具說服性的內容、技巧與聲調(56號閘門、12號閘門)。而在談判過程中,他一方面善於找出和極大化事情的最大賣點,同時又極能精準擊中他人的痛點,成功作出說服(39號閘門、26號閘門)。而16-48通道則讓他一直以來保持堅毅,反覆不斷地磨練自己的業務與說話技巧,經過幾十年時間,最終成就了生命中最光輝的一頁。


然而,在眾多「職場微特質」中,我覺得最顯著的必定是今天這篇文章的主角:45-21通道。作為顯示者的其中一條原型通道,它絕對與其顯示者特質有互相強化的效果。


麥當勞兄弟對Ray Kroc的不滿,其中就是因為討厭他滿口都是錢。對於麥當勞兄弟來說,他們更重視於符合自己的初衷與理念,然後按部就班一步步發展。然而,Ray Kroc的看法卻不一樣。他覺得若賺不到錢,哪有能力去完成一個更大的夢想?


這就是45-21通道的其中一個核心特質:錢滾錢。很多人會稱這條通道為「金錢線」,說擁有這通道的人很追求物質,很貪錢,但我認為他們追求的並非物質與錢,而是他們認定「沒有錢,哪都不用去,甚麼都不用想」。他們或許比所有人都更清楚知道,金錢只是工具而非最終目的。


要做到錢滾錢,要可以建立龐大的王國,就先要自己過多好,並且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中。而這也正正是為甚麼Ray Kroc 在替麥當勞開發特許加盟業務初期時感到不滿。根據合約只能從店舖營收中抽成1.4%的他,幾乎賺不到任何錢,更談不上持續發展。


而當他提出要調高自己的抽成時,卻被麥當勞兄弟拒絕,而當他堅決推行以即溶奶昔粉取代冰淇淋作為奶昔原材料以降低成本時,又惹來麥當勞兄弟的更大不滿,最終促使他改以買地再轉租予加盟主的方法去賺錢和重新掌握控制權,引發了他與麥當勞兄弟之間無可逆轉的一場衝突。


當他最後發現自己賺錢的能力被限索住,擁有45-21通道和身為顯示者的他便決定要掙脫這枷鎖(兩個特質皆極度討厭被他人掌控),重拾主導權,用盡一切方法去把麥當勞兄弟踢出局,把麥當勞收歸成自己的資產。


在外人和麥當勞兄弟眼中,這明顯是鵲巢鳩占的惡劣行為。但在他眼中,他只是看見了一件極具潛力的寶物,於是不顧一切要將其據為己有,並把它打磨,過程中可以說是不管他人的利益,擋我者死,逆我者亡。


當然,就如同上一集《身心靈遊園車》中提到的FB創辦人Mark Zuckerberg一樣,我們實在難以資格評論他的好壞對錯,而以他的設計去延伸解讀他的行為也並非為其護航,也只是嘗試以一個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他行為背後的動機罷了。


在我眼中,我們設計中的每個特質都是一把雙面刄,既是發光發亮的可能,也同時可以是充滿陰暗的面向(有點像是Gene Keys的說法)。而在45-21通道加上顯示者的這設計中,或許這種充滿霸道的發展模式本來就是一塊難以割捨的雞肋:如果他要企圖保持謙厚,或許就會失去了那股「相信我,在一起我們可以成就更多」的動能與號召力,但如果他過度使用這力量,覺得一切都由自己所擁有,不顧其它人感受,或許最終也難以透過聚集他人去成就更多,因為說到底,無論45-21通道和顯示者的設計,都無法離開群眾而獨自發揮影響力,而失去了影響力的他,也同樣失去了自我的光芒。


活出自己,要做的不只是看見自己的天賦才華,更重要的是看見自己的盲點,並從兩者中找到適合的平衡。而要找到這平衡,回到內在權威與策略與反覆實驗,絕對是不二法門。


如果你也對顯示者和45-21通道感興趣,這部電影絕對值得一看。

https://www.myvideo.net.tw/player/0/183507/video


後記:


順帶一提,在研究45-21通道這通道時,竟意外發現這通道將會在2030-31年被長期啟動,從2030年2月底一直開通至2031年9月中(21號閘門一直被海王星啟動;45號閘門則先後被月之南北交和天王星啟動),代表在那年出生的小孩都會帶有著這特質,也代表著那一年半中只會出現顯示者或顯示生產者小孩,是一個完全沒有純生、投射者和反映者的年次(除了2030年5月幾天的短暫中斷,所以會出現少數純生,但投射者和反映者則鐵定一個都沒有)。


天海冥因為停留在每個閘門的時間都比較長,所以如果剛好彼此能夠形成通道,這通道的影響將會持續很一陣子。而以45-21通道而言,在過去250年間就從未被天海冥這些外行星同時啟動。另外兩條顯示者通道(12-22和35-36)更是從未形成通道過。所以以上這種連續1年半只有顯示者與顯示生產者出生的局面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奇景。

 
深入淺出學懂人類圖

▌孭起背包.遊歷不預期 FB 專頁(傳送門


▌身心靈茶水間:聽聽我與嘉賓們的身心靈故事(傳送門


▌實用人類圖工作坊:讓知識變成智慧(傳送門


▌人類圖初階課程:深化理解、落地應用(傳送門



解決職場疑難

▌職場引導服務:助你重設職場可能(傳送門



身心靈事業支援

▌願景顯化服務:協助你梳理整合出適合你的產品/服務組合與表達方式(傳送門


▌靈魂創業手帳:讓身心靈創業者相互交流與共同成長的空間(傳送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