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你對拖地有薦骨回應嗎?



19歲上大學時,是我第一次搬出來住,由於小時候家中有外傭(在香港很普遍),我從未養成自己清潔家居的習慣。到自己搬出來住後,雖然不再有爸媽與外傭在身邊,但我也沒有特別開始做起清潔來,一來是我總覺得東西用完立即整理好,總比事後回來清潔簡單得多,二來我對潔淨的要求實在不高(還是該說我對髒亂的容忍度高?)所以最終情況是,我和室友一學期才清洗一次廁所(但說實話,我還是覺得不算太髒,頂多有點水垢罷了)。


結婚後,情況有點改變,另一半相對比較愛整潔,所以偶爾會問我說,能不能幫忙拖地或洗廁所一下。當時還沒接觸人類圖的我,總覺得這根本不是甚麼選擇題,面對這種問題哪可說不?然而,身體卻很誠實,於是經常帶著一張臭臉去做家事,結果把自己心情弄得不好,心中抱怨為甚麼對方不自己做?


到學習人類圖後,才明白到這就是生產者的運作。另一半眼中的我,可能是閒著沒事幹,只是在滑手機,只是在打電動,但在薦骨的層面而言,這卻是身體有回應的事。當這樣的事被打斷了,自然會感到毛躁,也就是原文中所說的 Frustration。


從那時候起,每當另一半再問我能不能幫忙做家事,而我沒有回應時,我都會跟她說,可不可以待會或明天再問我(她常常在準備睡覺時才問,這樣好難有回應吧?)這情況一直讓我感覺不錯,至少完全尊重到我的回應,我的能量。


然而,今天發生了一個件事情,讓我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Noelle 早上起來突然想拖地,但我那時候正在忙工作,確實對幫忙沒回應,於是就讓她自己在忙。如像過往,每當她這樣自己動起來,我的內疚感都會奇妙地轉化成對對方的責怪,覺得「你幹嘛不等我有回應時才一起做」,覺得彷彿她是在逼我一起做似的,即使我非常確定對方沒有這樣的意圖,她只是單純很想在那個當下讓家居變得乾淨。或者可以說,那是她該個當下有回應的事,即使在我而言並不是。情況就如同我突然餓了,所以去吃飯,並沒有誰逼誰一定要一起行動的意圖。


看清頭腦的把戲,我當然沒有對這腦中的對話看得太重,繼續手頭上的工作。然而,有趣的事情出現了。看著她在清潔,原本沒有打算幫忙的我竟突然主動去問她要不要幫忙,而身體也同時真的動起來,結果我們就一起倆倆愉快的清潔起來。過程中,我很確定並沒有委屈過自己,甚至並不是為了幫忙或盡一份責任,而是動能就這麼奇妙地出現了。


這讓我意識到薦骨動能的有趣一面。過往我總渴望可以大家一起有回應,那就可以一起共同做大家都覺得正確的事。然而,要雙方都在剛好的時間點都想做同樣的事,並不容易。並非說這不可能,而是說,與其追求這樣的共時,倒不如有回應就先動起來,搞不好過程中所產生出來的震頻漣漪,會讓其它人也一起動起來,為你找來適當的助力


這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部微電影,當中提到,感情中很少出現兩人剛好彼此相愛的狀況,總會有某個人更愛對方一點,更主動一點,而這份愛與主動最終打動了對方,於是才雙方深愛著彼此。


我們常說生產者需要等待,但絕不是「坐著空等」,更不是「守株待兔」,而是像公路上的車子那樣,一直處於動態,然後因應路面情況作出適當的回應:加速、減速、變換車道、按喇叭⋯⋯而當然,還可以保持不變(不作回應也是回應的一種)。


作為生命體,我們無時無刻都在運動,所以真的不用刻意等甚麼,有回應的話就先行動吧!宇宙與生命的運作遠超出我們頭腦的所能想像,我們根本難以預視這當下的行為,會為自己甚至世界帶來甚麼影響。所以,盡情拍動你的翅膀吧,搞不好一個月後世界的另一端會因此有一場龍捲風呢!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按以下連結


若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若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