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圖中的佛理(下)】



上星期借《佛陀的幸福課》一書,跟大家介紹了「無我」這佛理概念,也說明了它跟身心靈與人類圖世界中常說的「做自己」之間的關連(傳送門)。


當中說到,世間一切都只是在流動,我們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每分每秒都是一個全新的自己。「永恆不變的我」並不存在,我們也從來沒有擁有過甚麼。我們既像一道漩渦,也像一盞燭火,說穿了,也只不過一個讓能量流經的載體罷了。若無法看清這本質實相,我們就難免陷入痛苦。


正正因為我們覺得自己曾經「擁有」過(金錢、健康、事業、關係),所以才會認定自己此刻「失去」,因而感到失落。


同樣地,也正正因為我們經常把出現在自己身上的想法與情感,跟我們自身畫上等號,認定這些想法與情感定義了我們,代表了我們,所以才讓我們難以自拔,深陷其中。


在眾多流過我們的能量中,我們最容易緊握不放的就是自己所感受到的情緒。就情緒與我們的關係,作者為我們提供了以下這個我個人很喜歡的說法。節錄如下:


#我的想法與情緒不等同於我


苦痛來自渴望掌握無法掌握的事。當渴求與執着出現時,就會導致苦痛的結果。當我們渴求那些本質無常的事物——那些並非獨立、存有自性的物體、那些有許多複雜的「因」結合而成的「果」時——痛苦便會產生,而且是必然產生,並且無人能倖免。


苦苦追求我們執着的事物,極力逃避我們不喜歡的事物,導致我們陷入永無止境、徒勞無功的掙扎,讓我們無法敞開心胸感受當下。我們的渴求( 貪 )與厭惡(嗔)則讓我們產生難受的情緒狀態。


情緒本身的升起是正常的,只要它隨後消失那便不是問題。悲傷的升起不是個問題。只要不抗拒體驗它,並且讓它自然地流動,讓他暢通無阻地穿過我們,不強加掙扎抵抗,它就不會造成苦痛的結果。


然而當不愉快的感受升起時,我們卻把那些感受當成是「我們的」,甚至當成是「我」,才會讓我們因此身陷泥沼。


無論什麼情況發生,想法都會自然地升起,而非由我們所控制。你不能阻止想法產生,就像當光線接觸視網膜、訊息傳到大腦時,你無法阻止視覺的產生一樣。想要防止想法升起只是徒勞無功,甚至會有更糟糕的結果。


事實上,河水流動、雨滴落下、樹木長葉、腦袋思考,無論我們如何努力地想要避免,這些事情都會持續地發生。既然我們無法阻止想法的自然升起,我們能學習的便是如何與這些現象共存且相互合作。


注意那些想法的升起,覺察那些情緒的存在,觀察自己的身體因為那些想法與感受而產生的感覺。配合你的呼吸,培養自己與那些想法與感覺同處的意願。讓你的意識像一片清澈的湖泊,反應出你真實的情緒。既然你知道那些就是想法與感覺,就像其他所有事物一樣,他們會升起,持續一段時間,然後消失。因此,即使他們令人感到不舒服,也不必害怕。你可以在一呼一吸間,與這些想法與感覺相處,並且透過以下的句子來幫助你:


用來描述這些觀察的用詞非常地重要。當你練習觀照時,不應該告訴自己「我很生氣!」、「我很悲傷!」或是「沒希望了!」因為當你說「我很生氣」時,你便認同了這個感覺,你便與這個感覺融為一體,埋在那個感受裏面,就好像你只有憤怒,好像你就等於憤怒。


同樣地,試著對自己說:「有一個可怕的想法在我心中升起。」而不是說「這想法實在太可怕了!」當你告訴自己「這實在太可怕了!」聽起來便像是個真理,而你也會忘記去質疑它。


當你察覺到這些心念升起時,甚至可以告訴自己「有一個很難受的想法升起,而我自然地「相信」了這個念頭」,而不是告訴自己「這種感覺真難受」。這巧妙的「相信」兩字發揮了一個很有趣的作用。當我們意識到自己「相信」這個想法令人難受的事實,也表示了我們開啟了另一道門——我們有了「不相信」的選項。


最後一段話剛好跟Mary Ann在Immersion中所說的不謀而合。Mary Ann曾跟我們分享過,「非自己」(開放能量中心的兩倍放大)本身並不會對我們產生傷害,因為它們只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只要我們讓它們出現然後消失,便不會造成困擾。唯有當我們的頭腦干預,嘗試去理解和轉化這些「非自己」的反應,並付諸行動時,才會讓我們深陷混亂。


活出自己,並不代表我們能就此讓頭腦徹底安靜(也不需要)。我們要做的單純是,當頭腦跟我們在碎碎念時,不去聞雞起舞,不立刻作出反應,而是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去觀看這些想法與情感流經我們,看著它們出現,也看著他們逝去。


她為我們推薦了一個很實用的方法,就是把這些想法與情感寫在白紙上:「我的頭腦跟我說我應該做點甚麼」或「我的頭腦跟我說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藉此把我們的頭腦第三身化,從而把這些想法與我們自身區分開來。


總而言之,只要我們能夠容許想法與情感流過我們,不緊抓著他們,不認定他們就等同於我們,你會發現把我們困住的「負面情緒與想法」會比你想像中快消失掉(或許根本沒有消失掉,只是它們再也無法勾起你的注意)。


話雖如此,這樣的做法雖然能夠協助我們在日後的生活中免卻不必要的苦痛,但卻難以去除過去的陳年污垢。說到底,我們活了幾十年,多多少少總會有不少印痕烙印在我們身上,動不動就激發出我們深底的潛意識反應。


這樣的反應在佛理中叫「習氣」,在人類圖或心理學中則叫「制約」。雖然名稱有所差異,但根底裡的意涵卻是大同小異。節錄如下:


#習氣與制約


你就像個傀儡一樣被習氣(Vāsanā,梵文,意指習慣的能量)擺佈着。你以為你掌握着自己的思路行徑,但其實不是——是習氣在掌控你。在現代心理學中,這種不能抗拒的力量叫做「制約」。


由於受到制約,人們面對類似的情況時,傾向用過去相同的方式回應。我們行為的結果——不論正向或負面——決定下次我們是否會再使用同一種方式回應。我們比較容易重複過去獲得正向結果的行為,比較不會重複過去獲得負面結果的行為。更重要的是,對行為而言,短期間內發生的結果比長時間造成的結果具有更強烈的影響力。由於制約的作用,即使我們知道做了某件事,長遠來看可能帶來不好的結果,但只要立即有效果,就會讓我們難以抗拒地去做。


如果我們了解制約的力量,我們便能懂得不苛求自己。因為苛求,就像在火堆裏面加了柴火,或喝水的渴望加強了一樣,會讓我們不顧任何危險地往火裏跳或喝口毒水。然而,如果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這些因素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力,我們便可以學習「慈悲心」——對自己慈悲,也對困在制約的他人慈悲。幸福是來自慈悲,並不是來自掙扎或苛求。


當制約迫使我們做出那些明知與自己福祉相違的事,當我們的習慣太過根深蒂固無法輕易改變時,其實那正是我們練習不去對抗它的好時機。當改變的過程造成痛苦,你就該知道你已經過度苛求自己,而苛求並沒有產生效果。你也會看見,當你越抗拒,情況便越糟。對抗讓我們產生壓力,同時也讓我們更堅持去做那些我們不想要的行為。如果堅持用對抗習氣的方式,期待能帶來快樂,你就只會永不停歇地掙扎,更多內心的掙扎也會不斷產生,誘使我們的幸福越來越遠


改變,是一種不斷運用耐心與堅持,面臨挫折後再重新努力的過程,而不是瞬間就能變得完美的奇蹟。改變就是一個不斷犯錯的過程,從錯誤中學習,然後再次嘗試。既然你是一個過程——不是獨立的個體——那麼改變你的習氣毫無意外地也是一個過程。我們要的是朝着對的方向改變,而不是堅守一個固着頑強的完美主義。


#接納與回應


我們可以用一種接納的心態與一顆清晰慈悲的心,來感受正在發生的事情。試圖尋找那些感覺之間的因果關係,讓自己注意力放在呼吸上,並且冷靜、清晰、寧靜地看待這些感受。慢慢培養出一種不同的意圖,改變與這事情之間的關係,以一個全新的方式來看待這事情。


不要強迫自己放棄什麼事情,只要單純地意識他們的存在,以接納的態度來感受這個習氣,覺察那個無情地將你推向下一個任務的習氣。不要對這個衝動宣戰,這樣只會增加暫停的難度。你只要感受他,並稍稍地將那個衝動放慢。這樣一來,你便會慢慢開啟自由之門。


佛陀教導我們修行的方式即是無修。即是說在修行時不感覺自己正在做什麼偉大的或是困難的事情,也不應因為修行讓自己有任何自我吹噓的感覺。禪修並不是一顆硬吞下的苦藥。只要以放鬆、快樂的方式去修行,不去掙扎或對抗,也不試圖得到任何結果或是達到什麼目的。用開放的心修行,讓自己觸碰內心與周遭的幸福。


如果你只想記住一個禪修方法的重點,請記着最重要的即是「接納」二字。禪修就是練習接納所有實際發生的事情。


接納很容易理解,基本上,他指的就是讓自己有意願去體驗任何發生在當下的事物,並抱有開放的態度去面對當下的一切,而不去抗拒它


接納的意思就是不屈服於既有的錯覺,不因為事情不如所願,就認為這是一個糟糕的世界


接納並不是叫你消極地看待事物,也不是叫你對任何不愉快的狀況置之不理,因而不採取任何可能的行動。接納單純只是接受你現有的狀況,並在狀況中找到真實的自己。相同的,你也會接納在當下情況中所需要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