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a Free Guy 從生命中脫稿】



前幾天終於去看了一套想看很久的電影:Free Guy(台譯:脫稿玩家;港譯:爆機自由仁)。


大家去看了嗎?還沒的有打算去看嗎?(放心,這篇文章不會討論到任何劇情,劇透程度大概就跟預告片差不多,但如果真的害怕爆雷,也歡迎看完電影後才來繼續閱讀。)


身為一個 Open-World RPG(開放世界角色扮演遊戲)的愛好者,當我一年多前首次看到這電影的預告片,就一直覺得非看不可。可惜因為疫情關係電影一再延期,感恩最終還是能夠到電影院去親身觀看。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就忽然有個奇妙的想法,我們的生命會否都其實只是另一個人的電動遊戲中的一部份?


有玩過GTA俠盜獵車手或Assassin's Creed 刺客教條的朋友,大概也認知到,開放世界遊戲通常有兩個主要的特點:1)世界邊緣總存在著一個玩家無法穿越的界限(需要到達一定程度才開放)和2)遊戲中存在著大量歷史資訊和科學定律,由此賦予遊戲的質感。


試回想我們身處的世界,同樣擁有著我們無法穿越的界限(以光年計算的宇宙),也擁有著很多我們認為是必然的歷史與科學定律,儘管我們從未親眼目睹過恐龍(以遊戲的比喻來說,化石可能只是一個提升遊戲質感的細節)。


看到這裡,可能你會疑惑說,如果我們都是遊戲的一部份,那為什麼我們要玩這遊戲?玩這遊戲是為了甚麼?


若要回答以上問題,就先要回答一個更重要的前設問題:究竟我們跟這遊戲有甚麼關係?更精確一點應該問,遊戲角色與幕後遊戲玩家擁有甚麼關係?


我認為有三個主要的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就是我們都是有意識的幕後遊戲玩家,帶著意識進入遊戲當中。換句話說,無論意識還是性格層面,角色本身與幕後玩家並不存在任何差異性,唯一的差異就是能力設定。只要有看過電影 Jumanji(港譯:野蠻遊戲;港譯:逃出魔幻紀)就該不難理解了。


在電影的兩個續集中,The Rock 強石強森飾演的,是遊戲世界中的冒險家Dr. Bravestone,擁有壯碩身材和近乎完美的技能,跟其幕後遊戲玩家「宅男Spencer」有著巨大的反差性。但正正因為「帶著意識進入遊戲當中」,「宅男Spencer」跟Dr. Bravestone是同一個存在,兩者之間沒有你我彼此之分,所以前者的性格自然會呈現在後者身上,結果變成空有肌肉,卻偏偏怯懦得要死。


但這樣的設定,也最終產生了轉移作用,憑著Dr. Bravestone的勇敢讓幕後遊戲玩家「宅男Spencer」在現實生活中,也變得勇敢起來。


這可能性直接易理解,但這感覺起來不像是我們人類的設定。雖然的確很多身心靈業者或擁有特殊體質的人聲稱能夠連接到更高意識,但這個「我」與那個「高我」還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存在。相比起Jumani中那種直接「帶著意識進入遊戲當中」,從根底裡清楚知道「我們」是同一人的設定,還是相差很遠。


然後再來就是另一種可能性:我們其實都只是某個幕後遊戲玩家操控下的無意識Avatar(虛擬化身)。在遊戲當中,他們以為自己擁有自我意識,擁有真實的生命與時代背景,感覺活著真實的人生,但真實是我們皆像電玩遊戲中的角色一樣,由另一個「更高意識」所操控。


我們自以為擁有的自由意志,或許只是某個宅在家的用家按下了「右、X、右、左、右、R1、右、左、X、△」後的一連串化學作用。我們感到真實存在的家人朋友同事,也或許只是遊戲中的NPC(非玩家角色)。今天的疫情也或許只是遊戲中新推出的一個DLC。


試想像如果你是遊戲中的角色。在遊戲中,你被仇家滅門,於是帶著火力十足的M14自動步槍去復仇。就在這萬馬千軍的瞬間,你忽然動彈不得,然後無奈地被敵人亂槍掃射。一切全因操控你的幕後玩家,被媽媽叫了去喝湯。作為遊戲角色的你,根本沒有可能意識到,原來自己是遊戲中的一部份。除了繼續做好你的角色,你根本別無選擇。


更重要的是,遊戲完成,通關過後,打爆機後,遊戲角色的旅程也就此完結。這一切為了甚麼?或許是讓幕後遊戲玩家有所學習和獲益,但也更大可能只是單純讓玩家有所喜悅和體驗(就像我們打電動的心情一樣)。然後,當遊戲完了,玩家又可以選擇轉換下一個遊戲(轉到另一個星球、世界),也可以選擇重玩一次這個遊戲,儲齊之前錯過的彩蛋,或純粹希望做一些不同的選擇,感受一下不同的體驗。


我特別喜歡Netflix自製劇Black Mirror (黑鏡)中Hang the DJ一集(第四季第四集)所說,或許我們的人生只是一個App的數據採集過程。在此我就不劇透爆雷了,有興趣的朋友超級推薦,這51分鐘絕對值得花。


最後一種可能性就是電影 Free Guy中所說的:或許我們甚至連遊戲主角都不是,而只是別人遊戲中的一個不起眼的NPC(非玩家角色)


每個人都很渴望自己能夠成為世界的中心,故事中的主角,大概就算是電動遊戲中的NPC也是這樣。在歷史中,人類也一直認定地球是世界的中心,中國也一直認定自己就是中央之國。


然而,接受永遠是第一步。或許當我們願意接受自己的身份與定位,我們就能夠認知到我們應該走甚麼樣的路。也或許,當我們有天願意接受,原來我們在這世上只是一個NPC,根本沒有甚麼人生使命需要由我們去達成,我們反而更能活出我們本來的生命,就像電影中Guy所說,「I can do anything」(我可以做任何的事)。


當然,這樣的世界觀或許很難消化,我們大概又會疑惑到,那這樣的世界是否太虛幻、太不真實?


在電影Matrix中,Neo也有過同樣的疑惑,然後Morpheus回答他說 ”What is real? How do you define 'real'? If you're talking about what you can feel, what you can smell, what you can taste and see, then 'real' is simply electrical signals interpreted by your brain.”(甚麼是真實?你如何定義真實?如果你指的是你的感受與五感,那麼「真實」大概只是你頭腦對於這些電子信號的傳譯。)


但相比之下,我更喜歡主角Guy跟好友Buddy在電影中的一段對話。當Guy知道原來自己只是一個NPC,是一個虛擬的存在,他問Buddy說「如果我們都不是真實的,那不是代表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價值嗎?」,然後Buddy回答他說「我是否真實重要嗎?就算我並非真實,但這時刻絕對是真實(Even if I’m not real, this moment is)。我正坐在這裡協助我的好友渡過他生命中的難關,若這並非真實,那我真的不知道還有甚麼比這更找回自己的力量了」。


走進身心靈世界的我們,老是在想,在這生命以外,是否有更高緯度、更偉大的存有。然而,既然我們身於這世界,這世界就是我們的真實。至於我們是否另一個世界的一部份,對那個幕後遊戲玩家來說,或許很重要,但對於存活在這世界的我們來說,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在生命中唯一重要的,就是根據這角色設定,我們渴望如何過好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時間,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寸風光,走好人生中的每一步。這就是人生中唯一的真實。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也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Living Your Design 人類圖初階課程 】詳情。


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