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智慧】


對Human Design人類圖略有認識的朋友,對「等待」這個用詞大概不會感到陌生。無論你是甚麼類型,內在權威是甚麼,最終你還是需要作出「等待」。這是人類圖中最核心的思想,然而也是最難真正學懂的智慧。


試想想甚麼是「等待」。當你「等待」,這代表你期待一個特定的事情,在特定的時間地點,以特定的模樣出現在你面對。就像等車、等人、等將來有錢、等你說愛我。所有這些「等待」皆帶有預期性。然而,一旦有預期性,就必定會有「不預期」的失落與氣餒。日子久了,反覆的失望讓我們不敢再對生命有所期待,讓我們變得害怕夢想。若我們沒有好好了解其中的智慧,「等待」反而會成為一個陷阱,把我們拉進無底深淵。


在我看來,「等待」的真正狀態並不是「等待 Waiting」而是「存在 Being」(有興趣的朋友推薦你聽一下Ra的錄音檔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hF-Cb4bt8&t=27s)。換句話說,你不再「等待」某某的到來,而是好好的過著自己的生活,好好的呼吸,好好的存在。如此一來,你就能真正的看見,從而作出清明的選擇。


在活出自己的路上,我越來越感受到Ra的黑色幽默。Ra曾說過,人類圖的知識是用來解釋給非自己的頭腦聽的,因為世界上的大多數人皆是活在非自己中。「等待」這個字詞我認為也是如此。


在我讀大學的年間,我曾經對禪學的智慧很有興趣。然而我發現我根本無法活出「放下」和「當下」這些智慧。若你告訴自己「放下」,你就至少還有「放下」這個想法還未放下;若你想著活在「當下」,你已經不再「當下」了。這就像電影 Inception 裡面關於 “Don’t think about elephants”的一段對話:當你被告知說不要去想大象,你的頭腦必然已經在想大象了。


相對地,人類圖的美麗在於其實踐性。透過「等待」,你就能慢慢學懂「放下等待」,然後「存在」。換句話說,「等待」並非最終目標,而是一個練習的過程。然而,這是一個極度艱難的練習,也是一個漫長的歷程。假設你是一個30歲的人,那你身體裡的每一粒細胞皆存在著30年的記憶與慣性。要突破這慣性去建立新模式,絕對不是輕易的事情。


對你的身體細胞來說,所有新事物都是一種危機和挑戰。因此,每當面對陌生的事情,我們會傾向想像負面的可能性,然後製造一個又一個的解釋去防止自己投入新體驗。這種謹慎無可厚非。保存實力和資源以求存活,是人類的天性。若你跟我一樣有32號閘門,尤其如此。然而,若缺乏察覺,這種謹慎會變成保守主義,讓你無法探索生命的眾多可能性。


很多時候我們認為事情不可能,或我們最終無法做到,只是因為我們想得太遠太大。從這些年來的爬山經歷中,我學習到all great things have humble beginnings 的道理。遠望著高山總會讓你覺得難以攀登,感到氣餒;然而當你放下這些想法,好好的向前走每一步,好好的享受旅途上的風景,不知不覺間你會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站在山頂上了。


人生也是如此。只要從每個小習慣、小練習開始,不多想最終結果如何,你會發現你會得到更多。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能夠讓你每一粒的身體細胞開始對這新模式產生信任。有了這份信任,你就能夠逐漸的去嘗試把這份「等待」放到更大的決定上。慢慢地,你會發現你對你的「等待」會越來越坦然,越來越沒有最初等待的那份焦燥感。


生活中的一切日常皆可以成為練習的主題,而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茶餐廳練習」。如果細心觀察,你會發現在茶餐廳中,每個人都在不停呼叫著小二做這做那,卻從來都沒有理會過對方當下正在做甚麼,這是否對的時刻。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我們彷彿一秒鐘的時間也等不下。


最常見的是明明看見小二雙手棒著食物或食具,食客們卻硬要把對方呼叫他們來下單。結果要不食客不停呼叫著小二,卻沒有人理會,最終發起脾氣來,投訴對方服務態度不行;要不小二帶著不爽的語調與心情,沒好氣的過來為你下單。即使最終任務完成,但對雙方來說皆是不愉快的經歷。


從數年前我初次練習「等待」開始,我總會坐在茶餐廳裡慢慢的等。並非等小二主動來下單(我有嘗試過但幾乎不會有人理會你),而是在等那個對的瞬間。那個我知道我一呼叫他,他立即可以樂意為我下單的瞬間:有時候是手上空空的他剛好在我旁邊經過,有時候是我和遠方的他有了眼神接觸。如此一來,他就不用放下手上忙碌的事情,帶著負能量,委屈的為我服務。這種不帶矛盾的相處模式讓我感到很舒服。


慢慢地,我把這個習慣轉移到生活中的其它事情上。在家中,我不再在另一半專注自己事情的時候突然叫喊她(即使她可能只是在看電視或划手機),也不再在公司中忽然衝到同事旁邊說過不停(我會先讓對方先看到我,再問他可否問他一些事情)。我會盡量先等待對方的能量準備好,才會去跟對方說話和互動。


慢慢地,我發現我真正在等的,並非事情的發生,而是對方或自己的能量準備好(readiness of energy)。在這「等待」的過程中,我們保持察覺,去留意身邊的可能性,去觀看內心和環境的變化;然後我們根據這些察覺,去作出一個正確的決定。


然後,到了一刻,你或許會忽然察覺,原來你自己甚麼都沒有在「等待」,只是單純的活著。


你又會否想從一個小習慣開始,嘗試一下練習等待呢? --------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到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