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掌難鳴】


一個巴掌拍不出聲響。個人的力量有限,若要創造更大更多,就難免需要跟其它人合作。職場上事業上固然需要合作,家庭關係說穿了也是一種合作。


那對你來說,合作是甚麼一回事?是能夠讓你創造更多的機遇?還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妥協?


這一陣子接了兩個個案,案主剛好都是輪迴交叉之個體主義(Left Angle Cross of Individualism),而閘門和通道也同時擁有著極高濃度的個體性。做任何個案解讀,往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因為當你處於甚麼樣的狀態,往往就會遇上甚麼樣的個案。遇上這兩位高濃度的「個體人」,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在過去這些年的感悟。


「個體性」是Human Design 人類圖中的術語,用來表達通道與閘門的不同特質。相對於重視與他人達成共識的「社會性 Collective」和團體意識強烈的「部落性 Tribal」,「個體性 Individual」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著重於不顧一切,做回自己。透過活出自己的獨特性,個體性的特質能為他人帶來激勵,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可能性。


而我所說的高濃度個體人,代表在你的人類圖上,有比較多或絕大部份的通道和閘門都是屬於個體性的。在我剛認識人類圖的那些年,看到了自己圖上的三條通道,便偏執的認定自己就是如此的一個「個體人」。


「對啊,人類圖說得真準確!我就是個體性比較強,我就是要活出獨特性,對我來說我就是不喜歡合作。難怪我以前都這樣。」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然而那個時候的我,當然沒有看清楚,這只是我因為過往的創傷,而選擇一個作為逃避的解說而巳。


在我記憶中,人生第一次跟人合作,就是小學(即台灣的國小)六年級的一份校內報告。當時學校邀請同學們自行組隊,參加比賽。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和力量,我邀請了三位同學一起合作,組隊參賽。然而,所謂的合作只是名義上,因為最終整份報告是由我自己一個人完成。「與其花時間溝通,讓你們知道我想要甚麼,那倒不如我自己一個完成。這樣更快更省時。」當時我這樣認為。


到了中學年代(即台灣的國中和高中),我對課堂的專題報告更是充滿熱情。每一次當老師宣佈了主題後,我都第一時間到處奔走遊說,去挑選心目中的最佳人選,組成「夢之隊」。因為規模的問題,或多或少我必須要與他人合作,要讓對方真正參與,作出貢獻。對這個階段的我來說,合作精神就是控制別人,讓別人做到自己的期望。但也正因如此,每當有人做不出我想要的標準或要求,我便會感到非常挫敗。


後來,當課堂上的專題報告再無法滿足我時,我轉而加入學生組織,舉辦大大小小的校內活動。我的付出讓我在學生組織中不斷爬升,到了中六那一年我更與朋友組成內閣,參加由全校千多名同學投票的學生會選舉。可惜的是,選舉最終失敗告終。


選舉失敗固然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打擊,但我還是有能力再次站起來,以副手的身份去為他人的內閣作後援。然而,生命要學習的課題,你最終還是得去面對。後來,我遇上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難關和課題。因為一些事情,我跟這群跟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好朋友、好夥伴爆發了嚴重的關係決裂。我的世界中彷彿只剩下自己一人。


這次我已經沒有力量再次站起來。我從此害怕了合作、付出和站在高點。我很怕再次面對被人拋下的那份傷痛。於是我把自己匿藏起來。一方面減少與他人的接觸,希望籍此能減少被傷害的機會;另一方面,在內心的心靈部份,更是徹底退縮,再不願拿這個裡面的自己與他人交往。我2/4人生角色中的4爻人格躲起來了,變成了一個偏執和孤僻的2/2。


這種心態,和他人之間的距離感,在工作初年一直沒有消失。我一直不想在職場上與同事走得太近,交情太深,因為害怕會再次受到傷害。過往的經歷成為了我心中的包袱,讓我無法瀟灑的向前走。


真正的改變,是由我開始透過Human Design人類圖的知識去重新認識自己開始。從一開始看見自己的圖,認定自己是一個個體人,我開始慢慢研究其中的智慧。經過幾年來的實驗與覺察,我終於覺悟到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純個體性的人。那只是當年我為了合理化自己行為的一個籍口罷了。


某些人的確會會偏重於個體性的閘門和通道,但細看之下,你或許會發現圖上很多休眠閘門,甚至佔我們70%的4個輪迴交叉閘門,其實已經剛好落在社會性或部落性閘門上。這正正代表你生命的可能性,要在與他人合作下才能展開。換句話說,高濃度的個體性只代表你的本質,但絕對不代表你無需跟他人合作。


而有趣的是,當我越來越做回自己,越來越相信自己的能力,我發現自己越來越不需要透過控制別人去完成自己的事,來獲取肯定感。以前的我,心目中總有最適合自己的工具,然後認為合作團隊中的夥伴就應該是這些工具。若我需要一把剪刀,但對方卻是一把鎚子,我就會努力嘗試讓對方改變,配合自己,若無法成功便感到納悶挫敗。


但後來的經歷讓我明白到,真正的領導者,並不會偏執於自己需要使用甚麼工具,而是懂得運用工具本身。這是他的智慧。換句話說,當他看到眼前有一把鎚子,他不會埋怨說為什麼沒有剪刀,而是會去想,我如何能夠好好善用眼前這鎚子,去創造更多。


看見人的本質,因應其本質而行。這就是我在職場上學到的管理智慧,也是我的職場引導服務的宗旨。


到了今天,我再次走上合作之路。17年前的傷痛也該療癒好了,是時候重新出發。過去這幾個月時間,跟親如家人的好朋友一起合作經營靈魂事務所,和太太一起合作處理個案,更是讓我感覺到,其實真的沒有什麼需要控制。順流而行,反而更好玩,更能讓我感覺到滿足感。我發現,原來以前自己一直想控制的,並非真的人和事,而是面對生命的不確定性時的不安感。


我並不否認,某部份的自己仍在顫抖,害怕的感受和傷痛的記憶,縱使日漸消退,卻仍藏在身體細胞的某一處。但我更清楚,我已經準備好義無反顧的奮戰一場。

要戰,就要戰到至死方休;要奮鬥,就要奮鬥到最後一刻為止。


失敗並不可怕,跌倒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放棄尋找,放棄相信。


經過這麼多,我才發現,真正要好好合作的對象,從來並非他人,而是自己。所以當你學懂如何跟自己相處,你也自然學懂如何與他人合作。當你認知到自己的價值所在,每個當下都能夠接受自己的存在,你也自然不會再害怕合作讓你損失自己的個體性。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若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