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的意義】



12月是「不事生產」的一個月,因為我一直在沉迷打電動。


這次玩的遊戲是2018年出品的《Red Dead Redemption 2》(碧血狂殺2),是一個以美國舊西部時代作背景的故事,是一個關於在面對時代改變下求存與自我救贖的故事。這遊戲我一直很想玩,但卻等到最近才下定決心把它買回來。


我自認不算一個非常熱愛打電動的人,但也絕不會因為長大成人,就為了事業和照顧家庭,而放棄打電動。因為對我來說,打電動從來都是我成長旅程的一部份。


小時候的成長環境家教挺嚴,媽媽為了避免我們「心散」,害怕我們會因為打電動而荒廢學業,所以只有在長假期時,才把那台俗稱「灰機」的任天堂遊戲機拿出來,讓我兄弟倆有限量地玩過一兩小時(而卻往往花了半個小時對著遊戲卡匣底部吹氣,有玩過的朋友必定秒懂)。


直到後來開始唸國中,因為功課緣故,所以必須擁有自己的一台電腦,才讓我開始體驗到打電動的樂趣。當時的我甚麼類型的遊戲都愛嘗試。無論是戰略型(《三國志》、《Civilization 文明帝國》、《Age of Empires 世紀帝國》)、戰棋型(《英傑傳》、《孔明傳》、《曹操傳》、《天使帝國》)、棋盤型(《大富翁》、《非洲探險》、《富甲天下》)、模擬經營型(《便利商店》、《杏林也瘋狂》、《SimCity 模擬城市》、《SimTower 模擬大樓》、《夢幻西餐廳》、《皇帝》)、競速運動型(《Winning Eleven》、《NBA Live》、《Need for Speed 極速快感》)、格鬥競技型(《Street Fighter 街頭霸王/快打旋風》、《侍魂》、《World Heroes 世界英雄》、《Soul Calibur 劍魂》)、動作角色扮演型(《Hitman 刺客任務》、《Biohazard 生化危機/惡靈古堡》、《Deus Ex 駭客入侵》)、戰略角色扮演型(《Final Fantasy 最終幻想》、《金庸群俠傳》、《大航海時代》)、第一人稱射擊型(《Rainbow Six 彩虹六號》、《Wolf 3D 德軍總部3D/暗殺希特勒》)都好,反正甚麼都來一點。


透過這些遊戲,我在不知不覺間,一方面開拓了自己的視野,增添了對世界的認識(因為玩過《三國志》所以看《三國演義》,因為玩過《Scarface 疤面煞星》所以才去邁阿密旅行),也同時更了解到自己的擅長與喜好。


到了唸大學跟剛出來社會工作的那些年,由於再也無法花這麼多時間在打電動上,所以從最初幾乎什麼類型的遊戲都玩,到後來玩的題材開始越收越窄,最後更是獨愛開放式世界遊戲,尤其是《GTA 俠盜獵車手》、《Assassin’s Creed 刺客教條》、《Mafia 教父》這幾個系列。


愛上開放式世界遊戲,大概因為喜歡當中那無拘無束到處亂跑的感覺,也大概因為生活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拘束與限制吧。只要戴上耳機,手上拿著控制器,我就能夠把殘酷的現實世界暫時放下,盡情沉浸在那無邊無際的世界去。


還記得大學年間曾經有一次,整個感恩節五天連假我都竟然沒有外遊,反而自己一個躲在家中,連續幾天不出門,每天只叫披薩外送,邊吃邊打,打累了就直接在沙發睡,睡醒後又繼續打。


然後又有一次,我還乾脆因利成便,寫了一篇以《Playing violent video games will not result in violent behavior》(玩暴力遊戲不會引致暴力行為)為題的學術論文。這篇論文更為我這堂課拿下了A Grade。


那些年的遊戲讓我看見,原來世界充滿可能。


出來工作幾年後(大概就是認識 Human Design人類圖和從維他奶裸辭的前後幾年),隨著人生的經歷,我的口味又開始轉變了。相比起開放式世界遊戲,我更喜歡比較有劇情的遊戲,大概想從中感受別人的生命故事,就像一齣可以投入在其中的電影。


那時候的我,大概很需要充滿激勵的故事給予我勇氣與動力。選擇過多的開放式遊戲,尤其是比起劇情更看重互動與開放性的MMORPG(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反而不是味兒。我發現我的世界根本不用這麼大,好玩刺激的人生一個就夠。


31歲那年,我從8年的工作中裸辭離開。在那當下我沒有出國外遊,沒有急著找工作,而是把一共四集的《Uncharted 秘境探險》系列一口氣給打完。看著遊戲中的主角Nathan Drake不顧一切地投入一次又一次的瘋狂而精彩的冒險,我不禁反問這刻的自己究竟在做甚麼。到了看見結局那刻,淚水不禁從我的眼框中湧出來。


那些年的遊戲讓我看見,原來自己心底裡還有一份激情。


然而,自從搬到台灣以後,忙著探索新生活模式和外面精彩的世界,遊戲機已經放在一旁,沒有多少在碰。偶一為之玩玩,卻發現比起以前的興奮感覺,竟反而有種要把事情做完的責任感,和不斷拉扯自己不可以盡情地玩的罪惡感。


但幾個星期前,我也不知為何,就忽然對《Red Dead Redemption 2》(碧血狂殺2)這遊戲很有回應,決定要買來玩玩。剛開始玩的時候,那股責任感和罪惡感還是會不時湧現,讓我難以全情投入在遊戲當中。


但我逐漸學會找出玩樂與工作之間的平衡。在要工作的時候,就盡情專注在工作之中。但當只想玩樂的時候,就讓自己瘋狂盡情地玩樂,先玩完才算。別多想是不是時候該停一下?是否應該克制一下?左顧右盼是否應該努力工作?


認真的玩、認真的投入在每個當下、認真的好好過生活。work hard play hard。或許這就是我這次將要透過打電動學懂的人生哲理吧!


但無論是甚麼原因也好,打了這麼多年電動還是讓我學懂了一個寶貴的道理:就像電影《Free Guy》(脫稿玩家/爆機自由仁) 所說,如果我們都只是電動裡的一個角色,那就別想太多生存的意義,好好享受自己的生命便好了。(【Be a Free Guy 從生命中脫稿】文章傳送門


說到這裡,大概又是時候再次拿起搖控器,戴上耳機,離開這「娑婆虛幻」,穿越回去我所屬的美國舊西部世界了。我們下次再見吧!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也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Living Your Design 人類圖初階課程 】詳情。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