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vs 定居】


去旅行往往是愉快的經歷,因為通常你只會看到那個地方的美麗。但當你真的定居在這裡時,感覺往往會變得不一樣,因為你開始看到它不美麗的地方。這就像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熱戀中的戀人往往只會看到對方的好,但當住在一起的時候,真正的考驗便出現了。她開始說你把廁所弄得髒髒的;你也開始說她是個甚麼都管的「管家婆」。我認為,這跟婚姻或定居的本質無關,只是因為我們為了生活,變得過份務實,忘記了如何享受其中,忘記了當初一起踏上旅途的那份純粹、那份喜悅。


台灣這地方,我已經來過很多次,每一次都很喜歡這裏。當然我現在仍是很喜歡。但真的住進了這裏,開始在這裏生活,我開始真正感受到在這裡生活的不容易,至少沒有如想像般容易。


跟大部份香港旅客一樣,拿着香港的收入來台灣消費,往往會讓人有種錯覺,覺得台灣的生活物價很便宜,很容易過生活。但住進了台灣,真正在這裏生活過,才發現其實這完全是一種幻覺。覺得物價便宜,純粹是以港幣和台幣的匯率作評估,這樣的計算方法只能建基於「香港賺錢台灣消費」這前設下。但當你在「台灣賺錢台灣消費」的話,你就要把收入水平的差別也計算在內。這樣算一算的話,台灣的開支其實一點也不便宜。


一頓200元台幣的晚餐,換算成港幣不過是52元,但若以消費力作換算(香港薪資大約是台灣的2.5倍),其實相近於80元港幣的消費,跟香港不會差太遠;899元台幣的100mb家居寬頻上網,就相近於360元港幣;進口產品如美妝、電器和宜家傢私等,更是常常跟香港同價,也就是說,以消費力而言,甚至比香港貴1.5倍 ⋯⋯⋯


就這樣算著算著,我竟在不知不覺間回到了以往的運作模式。頭腦開始越來越主導著生活中的大小決定。為了找房子,和安頓好新居的一切,很自然的把自己調節到務實的狀態裏,分析著哪個選項才是最好,擁有最高性價比。底層的恐懼和壓力就像從背後追趕著我的裝甲車,迫使我扭盡六壬去解決眼前的未知與不安。可悲的是,你越用力去解決未知與不安,卻偏偏只會創造出更大的未知與不安。慢慢地,每天的生活彷彿盡是為了細節在張羅,而忘掉了自己當天出走的那份初心,出走到台灣的那股熱誠、那個探索的心。


直到昨天,我揹著背包,獨個兒在陌生的社區漫無目的地遊蕩着。就在這個當下,我看見了那個愛背包遊的自己。我忽然喚起了當初為甚麼決定要來台灣。我想起了我的初衷,就是要好好活出自己,就是要好好順着生命之流去探索。既然如此,那我還有什麼好急著要去解決的?如果急着要讓事情發生,那我倒不如留在香港過以往的生活,不就好了嗎?


轉換生活模式和活出自己從來都不容易。遙望過去,彷彿盡是一片窮山絕嶺、萬丈深淵。內心感到不安、恐懼、迷失、無助,這全是正常不過的身體感受。嘗試放過自己,好好察覺和承認自己這些感受。閉上雙眼,深呼吸,把視點重新放回到腳前的下一步。不要貪心,每次只踏出一步就好。你會慢慢發現,其實現實並沒有想像般可怕。每次只走一步的話,即使遇上最壞的狀況,大不了向後踏回一步便好。就這樣,一步接著一步,你的身體會走得越來越自在,你也開始對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信任。不知不覺間,你或許會驚訝到,原來自己已經走了這麼遠。


面對前路,很多時候我們感到寸步難行,或是未看見成功便已經想放棄,往往是因為我們想得太大、想得太遠。就像你住在森林裏,卻整天想著如何上天下海,結果除了氣餒,你甚麼都得不到。反之,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憑着眼前所有,順着生命之流,好好踏出眼前有力量踏出的每一步,就此而已。其餘的宏大理想、遊思妄想,就讓它存活在頭腦的某一個空間裏。等待有天因緣俱足,在我們幾乎已經忘記了它的那一刻,或許它就會突然萌芽。


我們越害怕最終無法成功,便會越用力的去推動事情發生,結果把自己推到五勞七傷,沒行了幾步已經沒有體力和心力再走下去,還抱怨為甚麼風景不如想像般美麗。唯有走的每一步皆讓你滿心歡喜,我們才會有力量可以繼續一直走下去。


我們的生活何嘗不是如此?回想一下,你會否也有很多事情一開始想的時候是滿心興奮,但隨着生活上的種種,到了一刻回看,竟忽然發覺自己原來已經遺忘了初衷,做那個事情的時候已經沒有當初的那份純真,那股純粹喜悅。沒有了喜悅,沒有了探索的心,留下的只有行文流水式的程序,和最終的意興闌珊。


儘管旅途上總有高低起跌,會有讓人氣餒的時候,但我仍然相信,我有能力可以保持著我的初衷一直走下去,去探索這個新生活,去經歷這個精彩的生命。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只要願意抱持相信,去踏出眼前的第一步。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若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