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激與你們仨的相遇】


12年前,我認識了三個新朋友,他們的名字叫斑仔、Meme和Circle。他們是我人生中最不預期的相遇,也成為了我往後人生旅程中的好夥伴、好導師。


不預期,是因為小時候的我是超怕狗的。大概因為成長一直沒有跟他們接觸或相處過,所以對他們總是有種莫名的恐懼。還記得國小五年級那年,我獨個兒走路回家,路上碰上了一頭狗狗。我跟他就像西部牛仔電影般,在路上對峙。風勢一轉,他竟然忽然向我吠叫起來。一聲吠叫立馬讓我兵敗如山倒,拔足而逃。好不容易跑了幾個街口,再聽不見吠叫聲,我才終於能夠放下心頭大石,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對!忘記跟大家說,那是一頭可愛的馬爾濟斯犬(Maltese;港譯摩天使),體重大概只有當時的我的二十分之一不到,但卻竟被我的恐懼幻化偽裝成一頭藏獒。回想起來也真的讓我無地自容。


一直到認識斑仔、Meme和Circle他們之前,我也幾乎沒有跟其它狗狗相處過,所以最初還是充滿著戒心與謹慎,小心翼翼不要把他們惹火。然而,在往後的9年裡,透過與他們每天相處,我越來越了解和認識他們,也與他們產生出亦師亦友的感情。他們讓我學會了許多。我大概連作夢也未曾想過,竟然能夠從「寵物」身上學到這麼多。


從他們身上,我學會如何率性地過生活,如何單純地去愛。他們三個是米格魯犬(亦即漫畫角色史努比),好動愛玩貪吃。家中只要有任何沒有收好的食物,轉眼間必定會灰飛煙滅。



有一次我們把還沒吃完的巧克力放在桌子上,幾分鐘後整排消失了,只剩下包裝紙寂寞的躺在地上,當然還有Circle那事不關己的眼神(狗狗是絕對不能夠吃巧克力的!!)


又有一次,我早上起來準備上班,卻發現廚房門給打開了,然後地上滿佈著人參片。大概因為味道太苦了,他們都沒有興趣吞下去,但給他們弄得濕溚溚的人參片已經無法再用,也只好丟掉。


還有一個故事讓我印象最深刻。有一次我弄三文魚給他們吃,味道很香,他們很是期待。但因為魚皮蟲太多,所以通常會把它丟進垃圾桶中。意想不到的是,斑仔竟然趁我一個不留神,用鼻子頂開垃圾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裡面的三文魚皮吞下去。


以往的我,看見他們做出這種壞事,都會拍打一下他們的額頭,以作小懲大戒(當然最後發現這是完全沒用的)。但當時,因為斑仔已經在癌症末期的時候,我只想他開心過生活,吃甚麼也沒所謂,只要他喜歡就好。


但有趣的是,當時我手一動,斑仔大概以為我又要拍打他的額頭,於是本能地瞇起雙眼。我於是笑了笑,然後用手溫柔地掃著他的前額和眉心。他重新張開眼睛,一臉錯愕地看著我,然後用他的頭在我的腿上磨蹭(這是他以示友好的方法)。



他們就是這樣的真性情。


除了如何享受生命,他們三個教曉我的,還有如何接受死亡。


Meme是第一頭離開我們的狗狗。當時她患上了乳腺癌。年輕的我們從來沒有過處理癌症的經歷,六神無主下當然是聽從獸醫的專業意見,盡快把腫瘤切除。腫瘤切除後彷彿一切回復正常。然而,無論我們如何根據線上或書本的參考資料去做,去為她提供最好的照顧,一年後腫瘤還是重新長出來。


於是,我們又再次為她安排手術。但這次,三個月後腫瘤又回來了,又再切除。到最後,竟然一個月不夠,腫瘤又長回來了。我們沒有了任何辦法,也不想她再做無謂的手術,而她也開始不進食了。最終在沒有其它辦法下,我們為她安排安樂死。


我們發現,原來面對生命與死亡,人的力量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無助。雖然Meme離我們而去,但總有一份傷痛、自責與內疚,沉沒在我們內心的深深處,形成了一個等待爆發的海底火山。


兩年過去了,這次換斑仔患上了癌症。當時醫生跟我們說他大概只有三個月的壽命。混雜著上次的傷痛,我們很希望在這次能夠做到「完美」,希望能夠不再留下任何遺憾。然而,我們後來發現,過多的關注卻反而讓我們和狗狗皆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反而更讓狗狗感到不舒服。


他們又再一次為我們上了新一課。我們學習到如何坦然面對生命。這並非代表甚麼都不做,但只是比起關注於留下與離開,時間的長短,我們更在乎是quality of life,剩下的每分每秒是否過得開心,是否用盡我們的所有去愛。


斑仔最後還是離開了我們,但卻是醫生作出診斷一年後。而且,在我回憶中的他,每分每刻都跟我們過得很開心很愉快。


最後只剩下Circle。他一直活到16歲才離開我們(等同於人類的80多歲)。有了之前的經驗,再加上當時的我們已經開始走在身心靈的路上,我們決定作出不一樣的選擇。


比起罐頭和乾糧,我們選擇為他烹煮鮮食;比起西藥和做手術,我們選擇為他安排中藥保健和針灸;比起因為知道他有癌症然後讓自己膽驚受怕,我們選擇了只做基本身體檢查,然後從他的身體語言去判斷其身體狀況。而最終,比起為他安排安樂死,我們選擇了尊重他的決定,讓他自然在我們懷裡離開。


看著他呼吸慢慢放緩,彷彿要把身體中殘餘的能量好好用光。到最後四腳一伸,整個身體變得僵硬起來。他讓我們看見真正的離世,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回事。過程中沒有任何的恐怖或遺憾,只有濃濃的愛與生命的自然。


他們三個就像課程上的導師,輪替著為我們授課,讓我們以第一身學習到生命是甚麼一回事。


然而,他們給我最大的禮物,必定是為我打開接觸身心靈世界的那扇門。


在上面說到確診斑仔患上癌症那時候,太太Noelle找了一位動物傳心師,想聽一下斑仔有甚麼話想跟我們說。當時的我,是極偏執的左腦型人,凡事講求邏輯,對甚麼風水命理、占星問卜、宇宙外星人、能量、催眠等一概不以為然,未聽就先否定存疑。


但當時的我想,如果能夠讓Noelle安心,那也沒差,反正也用不上多少錢。傳心師跟我們說,斑仔想告訴我們,他不希望我們經常關注他的身體,這樣會讓他很不舒服,他更想和我們好好一起出去玩,好好過每一天。


這說法聽起來好像也沒有甚麼特別對嗎?然而,有趣的是,這番話引起了我們很大的共鳴,彷彿說出了我們心底很認同,但卻一直不願意接受的想法。就像丟進水池中的小石頭,這番話在我們內心中泛起了一波波漣漪,讓我們與斑仔之間的互動模式,不自覺地起了變化。


我還記得,當時在翻有關動物傳心的書,有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與其糾纏於這準不準,倒不如看看聽完之後對自己有甚麼改變」


這次的不預期經歷讓我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智慧。這想法成為了我往後一直以來的的核心信念,也讓我認識到原來世界真的很大,而我認知的只是很少很少。


到了今天,我還是無法證實當天傳心師的話,又或者是Human Design人類圖裡所說的,是否真實,但我喜歡我往後的改變。對我來說,這才是真正重要的。


謝謝你們三個,陪伴我渡過了這段精彩的人生旅程。

 

關於【好好說再見動物離世分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