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80後香港人的故事】


出生並成長於香港的我,中七畢業後便離港赴美,修讀市場學和政治學。大學畢業後回到香港,順利考進了一家香港知名品牌,當起管理培訓生。在這家公司的職場生涯還算順利,不但可以處理很多具挑戰性的大型品牌專案,也不乏升遷機會,短短幾年間就當起了品牌經理。在這同時,我跟太太在26歲之齡就結了婚,家中養有三頭可愛的米格魯犬。因為沒有打算養育小孩,加上事業發展還算不錯,所以過著不憂柴米的小康生活。



聽到這裡,感覺也算是不錯的人生,對嗎?


嗯。的確如此。當時的我也確實找不到有甚麼值得不滿的事情。不。與其說找不到,倒不如說我不想承認心中的感受和眼前的現實罷了。我討厭這樣單調無味的過生活,但除了抱怨有趣的事為何總是無法出現在我眼前,似乎也沒別的好做。在人前人後,我繼續做我的好員工、好丈夫、好兒子;但在我內心深處,我很害怕自己無法活出精彩的人生,找到生命的意義。每天的生活儘管總會有些開心的時刻,但內心深處卻是充滿落寞和氣餒,感覺就像是一頭無法奔跑的野馬,很想逃跑,卻彷彿無處可逃。


當天的我當然無法像今天這樣,清楚梳理好這些感受。為了逃避這些煎熬的感覺,我為自己訂下了一個又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正正因為遙不可及,才會有力氣去跑,就像是驢子窮追著掛在眼前的胡蘿蔔(當然當時是不會這樣覺得了)。其中一個我「最引以為傲」的是一個為期6年的環遊世界計劃,當中有極詳細的路線(考慮了各個國家的氣候與遊覽重點)和開支。(最可笑的是,這早已放棄了的「夢想工程」原本計劃在今年發生,而它偏偏碰上了難得一遇的全球封關)。



一次又一次的夢想為我賦予力量,但伴隨而來的竟是一次又一次夢想無法實現的失落。希望與失望形成一個具大的漩渦,把我一直向下拉,一直向下拉⋯⋯我已經無法再忍受這種煎熬。站在深谷的盡頭,我乍見一絲盼望已久的曙光。我遇上了一個有趣的工具叫「Human Design 人類圖」。當年我29歲。


請別誤會。人類圖並非甚麼宗教,也並非甚麼迷信系統(雖然它裡面可以具有某些人認為跟迷信有關的面向,但這暫且不談)。而我更從小就自認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對一切都講求邏輯,對甚麼風水命理星座生肖統統存在猜疑。但人類圖真的很不一樣。它清楚道出了隱藏在我內心最深深處的那個自己,那個差點連我也忘記了的自己。與其說「很準」,那個感覺更像是「赤裸」;是一種甚麼都給人看透徹的赤裸。


當中最讓我震撼的,它說我擁有「一條通道」叫作「困頓掙扎 Channel of Struggle」,即極渴望找到每件事情的意義,尤其是害怕無法活出人生的意義。而其中我更是「為了找到這意義,即使死亡也不所為懼」。我還記得當時呆住的我,感覺就像是偷吃的小屁孩給媽媽逮住。


然而,人類圖的真正智慧並非在於它能清楚道出你與生俱來的特質和天賦才華(對,並非過去未來),而是給予你一個可實驗的方法。我們每一個人內裡都有一個可以信賴的機制,能為我們作出正確的決定(試想小孩子天生就懂挑選自己喜歡的食物,推開不喜歡的人和物)。但在成長過程中,因為受到社會、學校和家庭的制約,我們慢慢放下了這個機制。我們被教導說要相信權威,要相信專家,要理性務實。我們被教導說要能言善辯、要有決心,要控制情緒,要有夢想,要能抗壓。當天的我就是這樣的每天逼自己,但我有因此而感覺到喜悅和滿足嗎?似乎沒有。若我的生命無法給予我喜悅和滿足感,那我們被教導的一切又是為了甚麼?



人類圖所建議的只是做一個實驗,一個嘗試去跟隨你的「內在權威」去做決定的實驗,覺察一下你的感受,然後你就能夠決定你想怎樣過生活。與其說是信念系統,它跟像是一記哲學思想。沒有甚麼要你相信,只是把鑰匙交到你手上,然而把門打開與否的決定權永遠在你手上。沒有甚麼需要你相信,除了相信你自己。


透過反覆的實驗,我發覺自己變得不一樣。我感覺那個本來的自己開始重新浮現,而30年以來的那些「非自己」開始慢慢褪去。我開始對我下的每個決定感到越來越實在。我開始喜歡上我的人生,開始喜歡上我自己。我開始學懂放下對結果的執著。慢慢地,我看到原來生命有很多可能性,而我隨時都有力量去活出這些可能性,只要我願意和我相信。


我希望,透過分享我的經歷,我的文字也能為你給予力量,去打開自己的門,去找尋自己的的新方向,去探索人生的更多可能性。


我相信,當每個人都可以活出他們的人生,掟放屬於他們的光芒,這個世界會變得很美。

 

若有興趣更深入了解Human Design人類圖,歡迎留意我的FB專頁


若你在職場上遇上任何疑難,或想探索自己在職場上的可能性,歡迎以下連結,了解【職場引導服務】詳情。 若渴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好好運用自己的薦骨權威,或想認識薦骨的運作,歡迎按以下連結,了解【薦骨健身房 】詳情。